百香果正逐渐成为乍洞村村民摆脱贫困的致富果-游戏编程-来凤新闻
点击关闭

志愿者中国-百香果正逐渐成为乍洞村村民摆脱贫困的致富果-来凤新闻

  • 时间:

男子关掉潜友气瓶

每天和謝萬舉8點從宜州出發,趕往乍洞村,搭架、栽插、剪枝,謝萬舉走到哪兒他跟到哪兒。村民開玩笑,「謝書記多了個洋助理哩。」

「村子要致富,必須先修路。」謝萬舉在電話中告訴筆者,以前乍洞村交通閉塞,14個自然屯,近半未通公路,貨物交通都得靠村民肩挑馬馱、步行爬山1個多小時才能到。去年6月,尼克跟着謝萬舉去踩點,每天來回跑上4個小時,摸清了山裡的地形。村裡群眾自籌再加上社會捐贈湊到12.5萬元,施工了3個月,一條2.3公里的砂石路才開始通往山外。讓尼克讚歎的是,在當地政府的精準幫扶下,短短的2年間,乍洞村的14個自然屯已全部實現通車。

一米九零的個頭,帶着草帽,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尼克在百香果園裡正用細鐵絲纏緊果架,固定樁頭,為百香果的生長留下充足的空間。日頭正足,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宜州區劉三姐鎮乍洞村的駐村書記謝萬舉大聲喊,「尼克,吃飯了。」這個大高個兒才彎着腰從果架里鑽了出來。

盧森堡退休警官尼克:志願幫貧困村種百香果(眾生相)

因語言不通,尼克在村裡還鬧過不少笑話。一次,想叫上老人一起出門看百香果,他說,「奶奶,go(走),go(走)。」老人不高興了,以為罵她是「狗」,半天也不肯跟尼克說話。

在謝萬舉的第一印象里,穿着牛仔褲、背着照相機的洋志願者不像是來做農活,倒像是來旅遊的。意外的是,活動后尼克加了他的微信,詢問,「我可以加入你的工作嗎?」謝萬舉笑了笑,「沒工資,沒錢,你能明白嗎?」尼克回復,「OK(好的),你以後是我老闆。」

在尼克看來,謝萬舉的工作是非常「worthy(有價值)」,不同於宜州區居民的小康生活,乍洞村的村民住着土磚堆起的房子,傢具是用舊的木材做成的,沒有水沖式的衛生間,只有屋外水管處有水,「謝萬舉他們每天都在努力工作,想讓這裏的人富起來,我希望自己也能參与這項有意義的工作。」尼克說道。

採訪中得知,尼克與謝萬舉的緣分來源於2018年朋友圈的一則義工廣告:乍洞村的果園需要趕在3月底前搭建完40畝的百香果架。距離鎮政府17公里的宜州劉三姐鎮乍洞村是典型的自治區貧困村,全村14個自然屯182戶619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96戶302人。青壯年都離鄉到沿海城市打工,留下了老人待在家中。正逢百香果播種初期,急需志願者來幫助打樁、搭架。

尼克,59歲的盧森堡退休警官,環遊世界走到了中國,看了《劉三姐》的影片,一路尋到了宜州,層疊的青山中點綴着碧綠的稻田,潺潺的小溪從山間流過,翠竹倒影在水中,一下子讓他愛上了這裏。他回國賣了盧森堡的房子,在宜州一住就是6年。6月17日,筆者在「第三隻眼看中國」國際短視頻大賽頒獎典禮上,通過「二更影視平台」知道了尼克的故事,用微信聯繫到了他。

但對尼克來說,這份工作並不是件容易事。不懂百香果的種植,他只能自己回家上網查資料;有技術人員來了,第一個跑到跟前看,模仿着一起做;聽不懂語言,就用手勢比劃半天。

3月播種,5月百香果架上開滿了白紫色的花朵,8月將是收穫的季節,果實會掛滿了樹枝。那時,村民們會更加忙碌。尼克總是習慣用上衣小心地裹住果子,一點點地裝進筐里。他會和村民一起等着貨商開着車把成熟的百香果都運出大山。

「雖然只呆了一年,但我看到這裏變化很大,從一點點百香果到現在連片的百香果園。我相信勤勞的村民會慢慢擺脫貧困,走向富裕的。」尼克說。

楊 潔楊 潔

在當地政府的號召和支持下,經過一年的發展,百香果正逐漸成為乍洞村村民擺脫貧困的致富果。這裏土壤肥沃,日照充足,種植空間大,適宜百香果的生長。謝萬舉算了一筆賬,過去種玉米即使豐收畝產也只有500餘斤,每斤大概1塊錢,而百香果畝產可達2000斤,每斤售價約3塊,收入翻了12倍。村民看到了致富的希望,一年之內全村的百香果種植面積發展到了300畝。尼克為減輕村民的工作量,還自掏腰包買了割草機、鑽孔機。

今日关键词:猪肉价格趋于稳定